瞎胡诌。

推荐一个沙雕墙:挖坑不填墙。
挖坑不填墙。
挖坑不填墙。
挖坑不填墙。
欢迎大家去挖坑贡献脑洞。

以及今天的脑洞。
看了工作细胞之后我可能变得少女了。沉迷一切拟人。
关注我的朋友们,请……不要放弃我(*꒦ິ⌓꒦ີ)
————————
事情是这样的。

某天你醒来,发现你的手机变成了人。

确实是个脸蛋好看声音好听的男孩子,但是。

性格非常恶劣!

傲娇,ky,毒舌,符合损友的一切条件。

并且知道你的几乎所有小秘密,包括你开过的车,听过的抓,看过的小黄漫,以及自恋的自拍,和自作多情的不敢发出去的情书。

当然,身为你的手机,帮你追男神是义不容辞(并不是)的责任。

意外的,这个小恶魔很会撩,他自作主张用你的社交账号撩妹甚至连你的同学都不放过,然后你成为了男生们的公认情敌(?)

而男神将你当做变态。

可毕竟是你的手机(而且不便宜),你总不能把人家扔了对不对?

当然除了斗争,你们也会有些温(有)馨(病)的日常,比如擅自订外卖,和骚扰电话那头的小姐姐聊的很开心,争夺听歌的特权(他最喜欢你深恶痛绝的歌曲类型,其实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审美乌兹库西如你,会有一个这样美感下线的手机)。

或者很治愈的,在你和家人吵架的时候安慰你。

擅自将你男神的手机号拉到黑名单。

在你被小混混骚扰的时候挺身而出但拒绝承认是在保护你。

另外充电也是个好梗,也许会出现『啊你插疼我了』这种糟糕的台词。

还有贴膜的时候。把手机君的衣服哗啦撕掉,这种事想想就激动呢。

后来,你打算换个最新的苹果。

你的手机君好像不太高兴?绑架了你的所有小黄文和drama离家出走了。

我们安卓是有骨气的!

……然后我编不下去了。

总之,请自由地发挥吧。

蔡邕死的那天


我见证过许多人的死亡。

为他们刻碑的时候,偶尔会想,若我死去,为我刻碑之人会是什么心情?凿于石中的每个字,是带着惋惜,悲痛,轻蔑可笑,抑或如我这般波澜不惊?

见面第三次,翁叔说我凉薄寡情。

他识人甚明,在老师——甚至我自己都浑然不觉之时,他早看出来我的脾性。或按今日事后之说,我的命运也在那刻写定。

我忍不住笑了。我说,世人皆道我悲悯至孝,翁叔何出此言?

他也笑,微弯的眉眼带着一丝或许只有我懂的怆然。

他说,你的心和你凿的碑一样。远远望去是些柔软字句,只有触摸过,才晓得你是最坚硬的石头。

我愕然,寻思片刻竟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

何时何地,我变得这般无情?

我不知。

我只知道,唯有冰冷无情之物,才能让那些脆弱的深情得以不朽。

碑铭如此,史书如此。或许人也如此。

犹记得某夜谈及世间离乱,一向沉稳刚毅的子干竟也落下泪来,而我无动于衷,只得低首强作伤怀。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悲哀过黄鸟失雏,垂泣过繁花凋谢,却对天下的命运沉默了。

现在我懂了,有的人痛至深处往往无泪。

说他凉薄寡情,不如说他太明白情深不寿。

窗户逼仄,但能看见月上中天。

狱卒走过来恭恭敬敬说,蔡大人,时辰到了。

我点头说,好。把墙角那琴拿过来。

他顺从地取来琴,又笨手笨脚为我铺好琴台。说是琴台,不过是几根寻常木桩。配这将死之人,倒也少了几分悲怆。

一曲罢,狱卒问我,为何舍命也要为董卓说话。

我反问他,可知我所抚何曲?

他摇头不解。

我笑道,此曲无名,不过情之所至,随性而成。

我说,上路吧。

这世间我所牵挂的万物,落花,孤鸟,难圆的月,我的女儿与故友,还有这破碎的天下。

我心如石,可我知道世上最柔软的话语——

愿君安且宁。

——————————
非常想写董卓x蔡邕,后来觉得对不起卢植只好作罢。
虽然修罗场是很美的。。。

近期最怕听到的话:
『我假定你们懂一点线代。』
『我假定你们懂一点数分。』
『我假定你们懂一点复变。』
『我假定你们懂一点拓扑。』
『我假定你们懂一点数据结构。』
每天两小时的课要花七八个小时消化,只能孤注一掷,辞职全日制搞学习了。
招生广告上说只要大学毕业且会编程就能学。可能老师眼里的大学毕业是指五道口技校毕业……
刚毕业的时候拿个985文凭觉着自己叼的不行要上天。现在只想给你们这些一听就懂的神仙下跪磕一百个响头。
数学好的人和我们这些凡人根本就是两个物种,中间差了十个希尔伯特。
丧。
不说了去复习了。
再不努力失业青年就要上天台了。

高考志愿填报,以我和身边人士的血泪经验给诸君推荐专业。

说在前面。
追求稳定的,请考虑师范、医学、行政管理、外语,毕业后争取进入政府或事业单位。
追求高薪、不怕累也不怕风险的,请考虑金融、经济。
追求高薪、不怕累但怕风险的,计算机。
想献身科学事业的,请保证自己至少能进入211院校,在这基础上再选择物理化学生物等基础科学专业。考研考博,基本都存在第一学历歧视现象,两个分数差不多的人,导师会倾向于选本科985的那个,而不是本科普通二本的那个。
追求高薪、 体面、不太累的工作,不怕前期投入大的,心理学。

没想好读什么的理科生,读数学你不会吃亏。
没想好读什么的文科生,外语。愿意出国工作(阿拉伯和非洲国家),不怕苦,推荐阿拉伯语,法语,出国工资挺高的,不想出国也能在外企混个文职,或者补习班教书,饿不死。

毕业就失业、最好别报的专业:历史,汉语言文学,生命科学。
————————————

理科类:优先数学,其次金融,再次计算机。
千万不要填生命科学。
千万不要填生命科学。
千万不要填生命科学。
重要的话说三遍。

建议什么都不要想,填数学就好了。平均薪资前十的行业,比如保险业的精算师、ai界的算法工程师、金融业的数据分析师,都要求较高的数学能力。工作五年到十年,跳槽大厂月薪基本80k~100k,拎包入住汤臣一品(当然依旧买不起)。
而且数学是很多行业都需要的能力,转行非常方便。
至于物理化学生物这些基础科学,如果不是打算读博搞研究,建议别填。我认识的生命科学博士不是在读博士后就是在中学教书,收入只有读数学的人的三分之一,这还是好的。
最后,要是有人告诉你二十一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请毫不留情的把他拉黑。

另外讲下我所知道的金融吧,信息来自于相关行业友人。这个行业表面光鲜,收入也高,不过底下是很累很磨人的。进入银行系统,或者金融公司技术部门,是比较稳定的情况,薪资起伏不太大,也不太容易失业。像第一线的操盘手、基金经理、投资顾问这些,收入差距非常大,靠分红/提成/佣金吃饭,有的干了四五年仍在大马路上发传单拉大妈投资入伙,有的电脑面前点点鼠标分分钟进账几十上百万。想在这行业有不错的收入,一定要学好数学,再学一门数据库和一门编程语言,这两者会为你带来数据收集和分析能力,你能方便地获得你想要的信息。信息就是金融业的命,是你从金融业底层脱颖而出的关键。再一个就是懂一些国际政治,学会看新闻,能分析出国家政策的影响,比如美联储加息,你能知道央行大概率会跟进加息,美元走强,黄金跌价。这些都是金融从业的基本功。最后,你需要有强大的心脏和冷静的头脑,面对诱惑不贪心,面对失败不跳楼。
这个行业虽好,也请大家不要盲目,先分析自身性格和能力,看看适不适合。

最后说下计算机。
计算机这几年挣钱最多、岗位最多的是高级语言编程,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程序员。
事实上这些年程序员遍地走,为什么我还认为计算机是个不错的专业呢,因为过半程序员都只能称为人肉打字机,拿着几千块的薪水,说难听点,写个网站,写个app,任何智商正常的人训练几个月都能做,可替代性太强,缺乏核心竞争力。
程序员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一是数学能力。包括算法,优化设计,这些都需要数学知识才能胜任。二是整体架构能力。
一个懂算法、能设计算法,或者能设计架构产品的程序员,工资绝对超过大多数行业。
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数学是最佳本科专业的理由。
第一,在要求较高数学基础的其他专业里,比如经济、金融、计算机,它能让你脱颖而出,成为该行业食物链中层甚至中上层。成为顶层就不要想了,这是我们普通人做不到的。
第二,它能提升你的思维能力,让你看待事物有层次有逻辑。这点现在很难说清楚,要经历一些事才会明白。
第三,如果你打算跨专业考研或者转行,数学也是个很好的帮手。拿现在热门的人工智能说吧,不懂数学的最多当个ai训练师(端盘子的),懂数学的可以做算法工程师(餐厅大厨)。金融业也一样,不懂数学站小区门口发传单,懂数学的坐cbd搞数据分析。
数学是大多数理科专业的敲门砖,利刃,升职加薪的重要筹码。

工科类:通常薪资不会太差。
考虑今后十年的形势,推荐测绘、土木和建筑。一带一路和非洲的基建,需要大量人才。
石油化工是支柱行业,就业有保障,但也是夕阳行业,饿是饿不死,不过也别指望赚大钱。
强调一点,如果不是非常热爱,不推荐地质方面的专业。

文科类:
如果不是自身条件极其优秀(比如文笔、人际交往能力、个人形象),别填新闻,毕业就失业。
汉语言文学,历史,基本也是失业。如果纯粹是出于兴趣,建议业余看看就好。作为专业不推荐。
心理学,如果有钱出国深造,那么是个好选择。除了北大、北师大等几所名校,国内心理咨询这一块的文凭没有权威性。
补充一点,跟我的咨询师聊过,心理咨询行业的薪资,过上体面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我在的二线城市一次面谈一小时300~1000,网络电话200~500,具体收费跟咨询师的声誉有关系。虽然看起来高,但实际上一天能做两个咨询就算好的了,有时候一星期也没法开张。而且高收费的咨询师很少,要做到行业顶尖才行。一般咨询师收费300~500左右,一线城市要高100到200。这行的前景是很好的,只是是前期投入很大,要上各种技能培训、找前辈做督导,花费十几万和三四年的时间。我的咨询师说他第一年的收入一万多,连自己都养不活。做到第三年的时候收入开始增加,第四年就过得不错了,关键在于坚持和耐心。
政治类,推荐国关,辅修一个外语双学位,如果有幸进入国家涉外部门,轻松起飞。
外语类,不建议单修语言类专业,因为90%的翻译都不赚钱,除非个人能力极强,能搞同声传译。英语首先是一定要学好的,但只会英语没有竞争力。建议再学一门小语种。
考虑国家的经济战略布局,阿拉伯语(石油、一带一路)、法语(作为法国的前殖民地,很多非洲国家都说法语)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这两门语言文化积淀深厚,十分优美,从审美情趣上来讲也是很不错的。其次是东南亚国家小语种。
师范类,除了幼师,其他都还不错。幼师的工资和辛苦程度不成正比,实在喜欢小朋友的话,不如去当保姆。

医学类:
打算在大城市工作,推荐儿科。没有净人口流入的小城市就算了,新生儿真没那么多。
最有钱的科室是肿瘤科。
据认识外科医生讲,外科非常累,凌晨做手术是常有的事,薪资尚可。

艺术类:
家庭条件不错的推荐油画,雕塑,作曲这些。这几门都是需要大量投入和长期积淀的学问。如果家里没法长期让你啃老,这些就不是好选择,毕竟工作不好找,卖作品无人问津……沦落到街头卖肖像画也是蛮惨的。

就业比较好的是乐器类,好点的进乐团,一般的当个家教养活自己还是没问题的。

美术设计,个人能力强的话,可以进大厂做游戏原画,薪资高,成就感强。一般的就在小广告公司搞搞设计。

以上。其他想到再补充。

最后,墙裂推荐数学专业!学好数学(物理化学这两个就别来凑合了),走遍天下都不怕,不是开玩笑的。

祝大家志愿填报愉快( ͡° ͜ʖ ͡°)✧

今天被迫出柜。
意料之中不被理解。
也不奢求谁理解。让我安安静静一个人待着不好,非要天天催我结婚。
谢谢啊,你们让一个平成废物昭和化了。我这个只会咸鱼瘫的小垃圾,现在有了人生目标。

s8了。
希望skt赢。
如果没有skt,就lpl某个队赢吧。
飞科,愿你依然站在世界之巅。
你李哥永远是你李哥。

试着翻译了音乐剧《红与黑》里的一首歌。
虽然云音乐已经翻译得很棒了,可我就是手痒呀。
虽然信达雅和我之间隔着十个司汤达,可我就是手痒呀。
可我就是手痒呀。
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于连宝贝这个小野心家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想把阶级固化(?)和咸鱼的野心翻译得更有力度、更戏剧化(中二)一点。比如:
凡人们,Je veux la corde à votre cou!
我要掌控,扼住你们咽喉的绳!

最后强推这部剧。于连真好看!

La gloire à mes genoux——Côme

作曲 : William Rousseau/Sorel

作词 : Zazie/Vincent Baguian

————————

On m’a souvent dit 'Reste à ta place

他们常常告诫我:安于现状!

Les acquis des nantis te dépassent

贵族的财富与权力,你力所不偿

Le lit où tu es né t’interdit de viser plus haut

诞生于平民的床,你不被允许跻身名利场

On a souvent rit de mon audace

他们总是嘲笑我:放肆大胆!

L’habit fait le moine quoi que tu fasses

不论你做什么,都得循规蹈矩

Rampe au lieu d’espérer

顺从吧,别痴心妄想!

tu n’es bon qu’à courber le dos

除却卑躬屈膝你一无所长

On est ce qu’on est

人生来是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tu dis merci et c’est tout

还不俯首称谢!

Il faut s’incliner sans s’indigner jusqu’au bout

低下头颅,收起愤怒,直到生命结束

Sois tu nais roi

要么生而为王

sois tu n’es rien

要么贱如无物

mais dis-moi

告诉我

Pourquoi ce chemin de croix

为何踏上这条荆棘路?

Je veux la gloire à mes genoux

我要荣耀向我俯首称臣

Je veux le monde ou rien du tout

我要征服世界,或失去一切

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désirs, les privilèges 

凡人的快感,庸者的欲望,微末权柄,不屑一看

Je veux l'épée de l’amour fou

我要爱到疯狂的伤痕

Je veux la corde à votre cou

我要掌控那扼住你们咽喉的绳

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sourires, les sortilèges

轻薄的交欢,微笑的模样,廉价诱惑,与我无关

On m’a souvent mis plus bas que terre

他们眼中我卑贱如尘

Ainsi soit la vie au nom du père

平民的姓氏与命途,加诸我身

Mais qu’ai-je donc appris si ce n’est à prier par cœur

除了虔诚祈祷,在这命运中我还能学会什么

Faut-il implorer sans jamais toucher le ciel

可乞求从未到达天堂

Que je reste cloué sans déployer mes ailes

而我被钉缚在我的出身里,无法展翼飞翔

Amen à tout n’amène à rien, maudits soient

『阿门』是一句诅咒,它带来一无所有

Le sort, les lois

命运,律法

je ne m’y soumets pas

不能使我屈服

Ne me demandez plus de marcher droit

不!别再命令我行走你们的『坦途』

J’éprouverai vos torts

所谓『错误』,我义无反顾

j’adore le chemin que je vois

我钟爱我所见的路

J’enterrerai derrière moi

你们希望我成为的

L’idiot qu’on veut que je sois

那种傻瓜,已被我埋葬在身后

Je veux la gloire à mes genoux

我要荣耀向我俯首称臣

Je veux le monde ou rien du tout

我要征服世界,或失去一切

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désirs, les privilèges 

凡人的快感,庸者的欲望,微末权柄,不屑一看

Je veux l'épée de l’amour fou

我要爱到疯狂的伤痕

Je veux la corde à votre cou

我要掌控那扼住你们咽喉的绳

Pas les menus plaisirs, pas les petits sourires, les sortilèges

轻薄的交欢,微笑的模样,廉价诱惑,与我无关 

啊地球的人们,你们还记得一千光年外的KIC 8462852吗?
今天,2018.4.25,欧空又发新数据了。英语和天体物理双废看不明白论文,不过有句话看懂了:新数据有利于戴森球假设。
怎么说呢,之前我是个不太坚定的小行星群假说支持者,恒星周期性光变是由于“形状规则的运行有规律的小行星群”导致,而非什么宇宙工地的脚手架。
现在我开始相信人类有望于本世纪内发现地外文明并打出gg了。
新发现的势力(暂且不管它是真正的势力还是黑森大boss撒下的诱饵)已将主基地升到二级,我方依然抱着0级基地不为所动,忙于爆兵内斗。真是……不知怎么说才好。

今日推荐阅读:费米悖论。

某胡有一篇写得非常好的:【如何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费米悖论」?】谢熊猫君: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064565/answer/35551492?utm_source=com.lofter.android&utm_medium=social

让星空成为你的恐惧吧( ͡° ͜ʖ ͡°)✧

教皇本笃十六世。

我他妈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失败的解剖?

『虽然确信他的自由已到尽头,他的反抗没有前途,他的意识可能消亡,但他在自己生命的时间内继续冒险。』——加缪



今天尝试从技术角度来分析太太。可以预见,这也是一次对我本人低级文学修养的拷打。以及一点点可能可能是对先贤的冒犯,倘若文字游戏能冒犯先贤。想想还挺激动。


对文本的技术分析是种虚幻的占有,用来安慰得不到更写不出的分析者,比如我。好似只要我知道她为什么美,就能得到『美』的成分和配方,就可以不屑一顾地说,哈,不过如此。我脑内的唯理性派小人真是这么以为的。它们在议会叫嚣,解构她,还原她,嘿,老兄,『人是机器』。诗是什么鬼东西?大概是齿轮打滑的美妙刮擦。


那一刻我好像忘了还原论在生物学和化学里成功,在其他地方一败涂地。有些人宣称他们的文学还原论成功了,姑且认为他们成功——开尔文男爵之后谁敢再提物理学已经终结?风车大获全胜,骑士丢盔弃甲,等待描绘物理王国疆域的制图师仍然站在起点。


我们来看看试图还原世界的先贤卢克莱修吧,他用原子组建他的物质宇宙,但没人知道他如何创生他的诗歌宇宙。他自己也不知道。毫无准备,这美轮美奂的世界瞬间降临。


分析者说这是一次神经里的化学闪电,离子通道拉上帷幕,钠与钾的轮舞。完全没错。原子构成物质,字构成句子,句子构成诗,主谓宾定状补,开头空两格。这有什么错?可我遵循所有文法规则,也写不出什么像是诗的东西。我模拟神经膜电传导的代码也没有开口说爱我,它唯一像人的地方就是不断error。对爱与诗歌的解构,几千年过去人们有什么进步吗?


除了制造更多学术名词,这项宏伟事业一事无成。分析者们焦头烂额。卢克莱修是『朴素唯物主义』、『还原论』、『哲学家、科学家和诗人』构成的吗?要不再加上碳氢氧氮磷?他们试图在那些带着『–ism』和『–ist』的精妙原子里发现他,在变格和变位的规则里得到他,但最终他们不得不去大地、海洋和星空之上寻找他。或者压根找不到他。毕竟哲学家都在至小无内之内,在至大无外之外。而诗人在爱里。爱在哪里?在你能想象和不能想象的所有地方。


诗人是活物。诗也是。


我的分析注定是一次失败尝试。但我要『继续冒险』。


如佛罗斯特所说,诗是翻译之后丢失的那些东西。同样,它也在鉴赏的解剖刀下死亡。我尝试将她的文字拆解成句子泡进玻璃瓶。它们的肢体被放到私人展柜里小心珍藏。见不着阳光和风,远离腐烂与蛆虫。


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我会指着福尔马林里的碎块告诉我品位高雅的客人,看吧,这是比海伦更美丽的心灵,阿芙洛狄忒也嫉妒她,而我已经无法嫉妒她,正如人会嫉妒邻居的宝石而不会嫉妒天空的宝石。星辰之下除了惊叹我还能说什么呢?让我们拿起尺子圆规和纸笔,测量她的黄金分割点,推导她的曲线解析式。来看看我们发现了么。我喜欢这串精确的数据。它们描述这颗心的每一次搏动,多么奇妙啊——尽管她不再搏动。她早已死在我的标本柜里,旁边就是某位神祗的坟茔。


这神祗降生于原始恐惧或斯宾诺莎的理性。尼采宣告祂死了。这不可能,祂从来没有活过。没活过又如何死去呢?我猜他这么说是因为人类需要一次割礼来结束童年,这仪式疼痛,无用,但是必须。每个文明都有它神圣并且不存在的包皮,以及失去它之后才会到来的混乱青春期。青春期不该过生日,你们知道的。


萨德在所有客人脸上抹奶油。费尔巴哈和马克思点燃蜡烛,烧掉半个房间。尼采吹灭,宣布忌日快乐。加缪许下三个愿望:无。无。无。


而修辞学,这位文学的上帝,降生于评论家内心躁动的屠刀或希腊人对真善美——有时候它也叫作权力——的追求。文学上帝不那么专横,祂只是好辩。很不幸祂也……已死,正在死,即将死。死在一位诗人手中。也可能是很多诗人手中——但事实上只需要一位就够了。人们尽管建立用技巧创造美感的学校,诗人会摧毁它们。一个灵感就是一颗原子弹。美在技巧的废墟上生长,生长,生长。它到处都是,从古至今。在信号塔上弹跳的并不比在泥板上雕刻的更高明。


可惜我对文学史一窍不通,所以就让整件事情从某个冬天的清晨开始吧。


我醒来,睁眼,掏出手机打开lofter。一气呵成。等待着我的是什么呢?起床气蜷在被子里发抖,而我兴奋上头。手指划两下,信号塔把好东西弹过来,我撞上电磁波的当头棒喝:兴奋你大爷。跪下!窒息!颤抖!


读完一遍,两遍,三遍。我窒息了,颤抖了。我没跪下,因为躺着更舒服。我记住标题,《孤雏》。这辈子不可能忘了。有个词叫五体投地,但这词不该用来形容我当时的状态。我投不了地,我在天上飘。什么是飘飘欲仙?朋友,请仰望星空。看不见星空?也是。没有光污染的地方不好找。灯光不是星星的爱人。那么请做爱吧,身体的爱人很好找。幻肢非常想晨勃了。幸亏它是幻肢否则我可以和我的床缠绵到下午三点,然后打电话告诉上司,嘿,请个病假。对,重病,病入膏肓,疾在骨髓,没几天好活了。


请可怜可怜我吧!所有的我,心理的,生理的,希波克拉底的荣格的,全方位窒息了。呼吸机不好使,来自米老师的人工呼吸也不行。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脑内议会说我吹的太厉害了。可女士们先生们,还记得我如何跟你们吹大卫米切尔吗?跪您一万次。想想天鹅叶芝,请让我死在您的湖水里。先知阿西莫夫,我为您学理,为您头秃。女神赵玫。吻您走过的地板。弑神者尼采,送葬者爱伦坡,掘墓者加缪。请杀死我、哀悼我,并为我掘墓吧,不胜荣幸用您写字的双手埋葬我。美丽的人们,我的心我的肝我的灵魂。议会的各位,想想我如何庸俗地爱着他们,用你们能想到的最不体面的词汇,像是操你大爷,原地爆炸,这些贼几把好看的人类啊。


这些贼几把好看的人类啊,她断然比不上,不可比。她还是个人类幼崽。可她就是戳中了我。她芳香,深红,浑身带刺。我穿过人类群星闪耀的宫殿在路边小憩,何曾想过那里有玫瑰,何曾想过玫瑰有刺,何曾想过这刺不仅戳手更扎心,何曾想过每一根都扎心。但我确实想过,有天玫瑰会变成群星中的一颗,也许明亮也许黯淡,永恒闪耀在我的——也是你的星图上。


扯淡很久,那么问题来了。我该怎么分析这扎人玫瑰的文字构成?一朵花瓣,又一朵花瓣,斐波那契螺线在花盘上旋转。鹦鹉螺,兔子家族,1,1,2,3,5,8,邻项相加,直至无穷。无穷是个魔术,递归算法是个华丽的笨蛋。程序运行出结果可以花费一首歌的时间,也可以是好几千年,取决于你输入数据时有多想不开。


可我今晚就想拆穿它,用我笨拙的递归算法,抽丝剥茧把她的文字还原成几个简单法则。按照这些法则,用横竖撇捺点就能组成一首诗,一篇文,一个宇宙。她脑袋里装着一个宇宙。于是我的输入数据是一个宇宙。我真想不开。


……

这里原本是想不开的正文,没技术的技术分析(?勉强认为是)。比写论文还累。写得太糟,对不起太太和我引用的人们,删了。等哪天我更想不开的时候再补。

……


运行了两小时。死机。议会罢工。无从下笔。


词典里的词只剩下张力,音乐感,画面,节奏。想象与迷乱。逻辑溢出到了奇怪的平行世界。


说这些等于什么都没说。关于如何获取天赋,我一无所知。


依稀想起看过一本书,说某个人的诗是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我忘了这个人的名字,唯独记得那本书写道,『诗来自坟墓』。旁边的墓碑照片也来自坟墓。艺术源于生命的欲望,却因为死亡有了张力。死亡给一切以张力。正因为人们不再不朽,生命流失以至躯壳渐渐空无,许多情愫才能有处栖息。身体是它们的战场。雨果临终时说,『在这里白日与黑夜交战』。法兰西为这场战争哭泣。两百万人送别这个战场。


所以她谋杀文字。她用各种方式终结它们的本义,刺杀,窒息。她暴虐,可她温柔。然后她拼凑缝合它们的身体。像奥西里斯那样复活,成为弗兰肯斯坦的“孩子”。多么好的孩子,他爱,他孤独,他复仇。他生来没有道理没有意义。文字像他。他们被杀,被创造,然后再次被杀。赫塔穆勒剪下印刷品的单词拼成诗歌,印刷品来自齐奥塞斯库的喉舌。他的喉舌杀死诗歌。他的爪牙杀人。人死了,文字死了,诗人诞生了——为了人类的福祉,我希望世上少诞生些诗人。


但诗人怎么能远离死亡呢?诗人是“死人中的死人”,棺材是这些波德莱尔的产床,他们分娩,它们痛苦。痛苦有时竟然甘甜如蜜,被没有品尝过的人冠以“无病呻吟”的罪名。我亲爱的,知道吗,世间哪有什么无病呻吟,能无病呻吟的只有苍白的思想和迟钝的感知力。一个丰富的心灵不允许自己将生存等同于快乐。为兽需要粮食,为人需要意义。如果没有意义,它会为自己虚构一个。它不信宗教,宗教的偶像捏得不够好。但它自己又怎么捏都捏不像。所以它痛苦。退一万步讲就当是无病呻吟吧。就当是幻想。海涅或者鲁迅说,幻想出来的痛苦一样可以伤人。


她痛苦吗?我不清楚。痛苦是非常私人的情感。泪水和扭曲的脸完全不足以将它表达出来。文字也不行。可能她在试图创造某些文字,它们能够表达。我永远想不到那是怎样的创造与表达。她用无数人用过无数遍的词语,她写无数人写过无数遍的比喻,“第一个说女人像花的是天才……”,她不是天才,她是可怕的黑洞。花和女人在引力中撕裂分解旋转,分子不存在了,中子不存在了,时空不存在了,存在不存在了,一切东西成为一切东西,一切东西不是一切东西。原谅我的想象力,你不知道黑洞如何工作,我也不知道。我们都知道很多屠夫能把肋骨取出。只有一个屠夫把肋骨变成新的灵魂。这个灵魂偷吃禁果,带来惩罚,从此人类获得死亡,而死亡给一切以张力。


她的修辞不是魔术,魔术是手帕放进去,兔子钻出来。她的修辞是神迹,神迹是红海分开,是死人复活,是一个兔子放进去,无数个斐波那契钻出来,1,1,2,3,5,8,邻项相加,直至无穷。


『今天我再没有任何愿望了。也许只想默默看着她。』

『Aujourd'hui je n'ai aucune envie. 

Sauf peut-être celle de me taire et de la regarder.』

——Sartre




【#我很严肃的写,跟写实验报告一样严肃,就差没编个公式上去了。我特别钟爱麦克斯韦创世方程组。上帝在星期一说『要有光』,赫兹说好,我去设计个实验给您找找,不过您得先创造铜、法拉第和一笔实验经费。然后。呸,又扯淡到宇宙尽头了。

写到三分之一觉着不对劲,这煞笔玩意怎么又双叒叕是意识流?转念一想高考议论文四十分怎么好意思写议论文?还他妈引用文豪,脸呢。

朋友请告诉我,我能操谁的大爷,毒蘑菇吗?】